宁波镇海px项目也被迫喊停<

时间:2019-12-05 16:15 来源:http://www.huangchaoqi.net.cn

“一开始都很害怕,很愤怒,当时并不知道px为何物,但厦门在2007年的集体抗议,驱逐该市海沧区腾龙芳烃px工厂的消息已满天飞。”11月19日,村民洪和生说,2008年初,px项目落户古雷镇时,他的想法是“难道是觉得我们这里的群众好欺负?”

2008年,选址时,漳浦县政府组织县、镇、村干部到古雷镇分发关于px的知识宣传册,针对px的疑惑和期待逐条解答,请专家做讲座。媒体上设立“重大化工项目”专栏节目,邀请腾龙公司技术人员与村民共同参加,现场互动对话。

古雷镇杏仔村村民洪和生将与村民搬到18公里外政府新配建的“新港城”居住,不过,规划并未明确界定px生产区与居住区之间的安全距离。

“到px工厂考察,发现居住区都距离厂区数百米或几公里,px生产用的水都可以直接养鱼,了解了真相就不恐慌了”

10月22日,《福建日报》报道该省漳浦县古雷镇px项目的“速度奇迹”:“一年时间,就完成px项目的所有审批工作……启动项目建设仅用了不到3年时间,就进入冲刺投产阶段。”

记者多次联系作为px反对派代表的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赵玉芬,均拒绝采访。

当天,宁波市政府发通告称,坚决不上px项目。继2007年厦门px项目搬迁古雷、2011年大连px项目宣布停产待迁后,px成为人人喊打的“过街老鼠”。

这正是px项目成为敏感词,形成群体px“过敏症”的重要原因:px项目的信息不够公开透明、利益诉求渠道不畅、公众参与缺失。

“px不是一项新技术,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,中国就开始生产px,这项技术广泛用于化纤、纺织原料,作为第一大生产国和第一大消费国,目前,中国在国内有十多家成熟的px产业基地。”11月4日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化工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金涌称。

金涌认为,厦门px之所以成为一次环保事件,与其毒性并无太多关系,而是背后有诸多利益博弈在作祟

“可以辩论嘛,你说px有多毒,那你就拿出依据来,可以互相对峙,媒体进行监督。”金涌称,px离开厦门并非是赵玉芬提案中所称的“危险”,而是有着良好深水港的古雷镇,比海沧更适合建厂。

金涌说,国际上,没有关于px生产区和居住区距离的具体限制,须距居住区100公里以上的说法子虚乌有,“美国、新加坡、日韩等国都是px生产大国,他们的生产厂区都是紧邻生活区,相距几百米最多也就几公里而已”。

2007年,厦门px项目被驱逐后,2008年上半年,福建省政府决定将该项目迁建到古雷镇,当年9月,《古雷区域发展建设规划》获省政府批准。2009年3月,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古雷px、pta项目。

据了解,此前迫于压力停工的大连px项目也低调复产,并称符合市政府的规划。在停与建的博弈中,一些居民试图获得关于px项目的信息,却并不顺利。

与此不同,2009年5月,从厦门迁移到福建漳浦县古雷镇的px项目顺利开工,今年11月20日,记者了解到,该项目年后将投产。

根据规划,“投产后,石化下游产业区与居民生活区距离控制在3公里以上,石化中游产业区与居民生活区距离控制在8公里以上,石化上游产业区与居民生活区距离控制在12公里以上”。

2、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,为本网转载稿,不代表本网立场,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,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,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

2008年7月,古雷镇px项目启动,漳浦县政府抽调了39名科级干部组成工作组,进驻古雷镇的13个村,三人一组,开展“一户一政策”说服工作,做通了村民思想,确保项目得以在2009年5月8日顺利开工。

金涌认为,厦门px之所以成为一次环保事件,与该产品本身的毒性并无太多关系,而是背后有诸多利益博弈在作祟,“px论毒性和汽油差不多”。

面对市民持续高涨的抗议,大连市政府并未听取金涌的意见,提出“福佳大化px项目必须停产搬迁”。

陈卫彬是当地企业代表之一,作为古雷镇岱仔村鲍鱼养殖大户,他参加了政府px项目的座谈会,“通过到新加坡、南京扬子等px工厂考察,发现居住区距离厂区数百米或几公里,环境很优美,px生产用的水都可以直接养鱼,了解了真相就不恐慌了”。

继厦门px项目、大连px项目,因当地居民抗议停建之后,10月28日,宁波镇海px项目也被迫喊停。一时间,“px项目”成为敏感词,似乎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有专家对此称,px项目被妖魔化。在反对声之外,2009年5月,被迫从厦门迁到福建漳浦县的px项目顺利开工。今年11月20日,据漳浦县县委宣传部官员称,古雷px项目最迟年后将正式投产运营。

3、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,逾期均不受理。联系电话:0898-65306138

1、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,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尽管不知px为何物,10月28日下午,许军还是加入数千宁波市民抗议镇海px项目的队伍中。

“如今,px在中国已成为敏感符号,成为‘过街老鼠人人喊打’,实际上,这个项目被妖魔化了。”金涌认为,解决问题还在于政府、企业与群众的沟通,项目信息公开透明,政府引导市民广泛参与企业项目的立项、环评和生产建设,“没有神秘了,它自然就不会恐怖”。

相关人士认为,对px项目恐慌的背后,是源自对px信息的不够公开。

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,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,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。

2007年,厦门px事件爆发后,金涌受厦门市政府邀请,前往海沧担任px事件应急处理专家之一,他至今无法理解厦门px事件明明“开了个好头”,为何却成为各地反px的“经典案例”。

去年,大连px事件中,金涌再次受邀应急处理专家,他提出意见,“你把px装罐储备,来回搬运,味会更大,危险更大。现在一般是生产出来就使用掉,如果要运就要建px库,不搬才会更安全”。

古雷石化成为全国第一个公众全面参与环评的石化项目。如今,一条数十米宽的水泥路贯通古雷镇,沿线耸立着绵延数公里的输油管道和化学原料存储铅罐。

宁波px项目被迫叫停;px环评报告未能依法公开,公众查询难,对px项目过敏

“征迁、收海直接触及群众生产生活,开始群众不理解,连门都不让进。”古雷镇征迁宣传组组长洪振垣说。

2009年5月,从厦门迁移到福建漳浦县古雷镇的px项目开工。今年11月20日,漳浦县县委宣传部官员称,古雷px项目最迟年后将正式投产运营。

“剧毒致癌,可致不孕不育、新生儿畸变,一旦泄漏或爆炸,将如原子弹般秒杀一切,按国际规定,厂房须距市区100公里外。”10月以来,23岁的宁波会计师许军在网络、手机,不断地看到关于镇海px项目的“技术帖”,号召走上街头抗议px。